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健身的真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1029|回复: 78

门外岐黄—个中医门外汉的习医经历 (转帖)

[复制链接]

29

主题

531

帖子

5221

积分

天人合一

Rank: 8Rank: 8

积分
5221
发表于 2017-1-27 09:01: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不吃人间蔬果
   每次有水果,二郎中总是把口闭得紧紧的,人们都这样说,二郎中不吃人间烟火,不吃人间蔬果。
   二郎中自己不吃水果,还跟病人一本正经地说:“你不要吃水果。”
   “为什么?”
   “水果寒凉呀……”
   话还没说完,耳边想起了一连串的回应:“水果有维生素A、B、C、D和微量元素,营养价值高。
   “嗯!”
   “据最新报道,吃水果还能缓解人的情绪,吃香蕉能驱散悲观,吃草莓能培养耐心,梨是令人生机勃勃,精力十足的水果。
   “哦!”二郎中不得不强调说,“水果很寒凉,确实很寒凉。吃了你的病很难好起来。”
   “为什么?”
   二郎中挠挠头,总不能说《黄帝内经》里面提到“五谷为养,五果为助”,很多人可不知道这本书的存在,只好很为难地说:“说起来有点复杂,不过最简单的例子,如果你感冒后咳嗽,吃水果的后果是咳嗽更严重,痰是白色的,白色的痰代表身体很寒。”
   “哪吃热性的菠萝榴莲行吗?
   “零下十度和零下二十度,我想没有多大区别。”二郎中一点也不吃惊,故意把区别的语气加重。
   “我真舍不得水果,它还有很大的美容作用。”
   二郎中只能摇摇头,一字一句地说:“你吃了病会难好的……”
   “可是我很喜欢吃水果,有什么别的方法?”
   “没有!”
   “真的没有?”
   “真的没有!”
   “煮着吃总可以吧?我实在离不开水果,我也很痛苦。”
   “还可以。”二郎中很为难地说。
   “但是这样就没有水果的鲜美味道了。怎么办?”二郎中也不知怎么办。
   “是了。”病人突然想到一个重大问题,看着二郎中说,“科学家都这样说,不吃水果好像很不科学。“
   二郎中没有回答,二郎中没有认为他很科学。实际上,二郎中很不安,如果再说下去,那……迷信的帽子就要戴在二郎中的头上,二郎中脸上神色有点严肃,嘴巴闭得更紧,说不吃人间蔬果还好,如果说不科学,罪名就大了。

29

主题

531

帖子

5221

积分

天人合一

Rank: 8Rank: 8

积分
5221
 楼主| 发表于 2017-1-28 15:48: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蒲岐 于 2017-1-30 14:47 编辑

二、门外岐黄
  
   中医是老中医,越老越好,中医是煲药,越煲越烦,中医是经验,越说越玄,中医是秘方,越传越密,中医是老牛,越慢越好……在还没有解释不吃水果之前,二郎中想到这些名词,心里已经感到不安,这次名词被我们叫中医的岐黄之术穿着,就如此出现在人们面前。才一开始接触中医就穿上这样五颜六色的衣服,还有中医站在医院的门外的遭遇。
  
   刚学中医的时候,老父亲把二郎中叫到跟前,直截了当地说:
  
   “你学中医等于判刑进入监狱,请你好好想想。”
  
   语重心长的老父亲叹了一口气,接着说:
  
   “知道那个胡医师吗?”
  
   二郎中知道,那个胡医师林曾经是起死回生的名医,后来把人医死了,进了监狱。
  
   老父亲把身挪了挪,凑过二郎中身旁,开始说起来:
  
   “胡医师有医术,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如果没有医术也就惹不起后来的事。好像不会游水的人很少淹死,往往淹死的人都会游水的人一样道理。但——有医术不代表不医死人,都是危急重病,不出几个意外那才叫奇怪……”
  
   说到胡万林的医术,老父亲的眉毛向上撇了一下,眼睛放出异样的光芒。二郎中明白,父亲坚持认为真正的岐黄之术在民间,不在医院,不在有牌照的中医院里。
  
   听到这里,二郎中有些明白了,老父亲的意思是说,就算你学到像胡医师这样的医术也很容易出意外。
  
   “我一定好好注意这一点。”
  
   可是,老父亲稍微提高了一下声音说:
  
   “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还没什么。”
  
   二郎中的身体向回缩了锁,老父亲把身体稍微向前探了探,说:
  
   “出了意外,在医院叫‘正常死亡’,在中医叫做‘治疗致死’,病人会上法院告你。”
  
   二郎中大吃一惊,问道:
  
   “治病前他们都签了生死状呀。”
  
   老父亲有些生气说:
  
   “签了生死状就有用吗?”
  
   二郎中不明白,接着问:
  
   “签了生死状,照道理,死亡了也无关医生的责任。”
  
   老父亲的声音像是从喉咙里吐出来:
  
   “有用吗?有法律效力吗?病人不告你,病人家属也告你。”
  
   把老父亲的话串起来,大致是这样的意思。
  
   矿工不是最危险的行业,中医是最危险的行业,如果不小心把一个病人治到阎罗王里去,你也跟着去阎罗王那里吧。

同样死亡,二郎中不明白为什么中医跟西医的区别这么大。二郎中正想着,老父亲又说了:
  
   “很简单,胡医师大概没有牌照。如果有中医牌照可能不会判刑。”
  
   “好像有吧?”二郎中表示怀疑。
  
   “有也没有,他用了砒霜,砒霜是毒药,超过国家规定的量那就麻烦了。”
  
   “不开砒霜不行吗?”
  
   “他善于用砒霜,再说有些病不用这样霸道的药治不了。”
  
   二郎中身子向后缩去,急急问道:
  
   “那不等于判了死刑吗?”
  
   老父亲用非常缓慢的语气,一个字一个字地说:
  
   “学中医就等于判刑!”
  
   老父亲站了起来,很冷淡地结束道:
  
   “去中医学院拿了牌照你成不了真正的中医,只是披着中医外衣的西医;在民间成了一个真正的中医没有牌照等于判了刑。”
  
   二郎中不得不犹豫,看来中医很危险,如果学中医,学到能养生调理,为家人省钱就好了

29

主题

531

帖子

5221

积分

天人合一

Rank: 8Rank: 8

积分
5221
 楼主| 发表于 2017-1-29 10:16:57 | 显示全部楼层
三、草头医
  
   有人选择上吊,有人选择跳楼,有人选择做中医。
  
   曾经是草头医的老父亲对我说得最多的除了“学中医等于判刑进入监狱”这句话外,念在嘴头最多的就是这句话。
  
   在二郎中听来,草头医多少有点嘲讽的意味,老父亲的嘴里却是满口的荣耀。
  
   “那时候,村里人有什么病都找草头医,在山中田里找点草药吃上几天就好了。那时的病到现在的医院来治不知要花多少钱。”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父亲会说上很多治病的故事,说后,他也会叹气说:
  
   “要是现在,我也不敢随便给病人草药,吃出毛病跟上吊跳楼差不多。”
  
   老父亲顿了顿,接着说:
  
   “现在的人命贵,那时候的人命贱。”
  
   这时候,二郎中总出来安慰父亲道:
  
   “自己会了省很多钱。”




29

主题

531

帖子

5221

积分

天人合一

Rank: 8Rank: 8

积分
5221
 楼主| 发表于 2017-1-29 10:17:29 | 显示全部楼层
老父亲听完,呵呵地笑了起来,然后盯着二郎中左脸上的伤疤望了一眼。
  
   那个伤疤是车祸留下的纪念。
  
   那一年,二郎中骑着摩托车在路上狂飙,结果连车带人摔倒在地连车带人在公路上滑了十八米,脸部严重受伤。
  
  送去了医院,医生说:
  
   “拍片吧,看有无脑震荡;打针吧,帮身体消消炎。”
  
   这是二郎中第一次住院,第一次拍片,第一次打点滴,从小到大,二郎中都是草头医看护下长大。
  
   过了一些天,医生说:
  
   “左脸骨裂,开刀吧,镶个最新科技铝合金。要不然,你儿子永远也张不开嘴。”那时候二郎中吸粥吃。
  
   “价格多少?”
  
   “三万多。”
  
   老父亲一脸愤怒:
  
   “不同意,钱花了还毁容。”
  
   “你想清楚了?”
  
   老父亲想清楚了:
   “我们出院去。坚决出院”
  
   “不能出院,出院要签责任书,出院后所有责任在病人身上。”
  
   老父亲坚决说:
   “签字吧!”
  
   在医院住了七天,老父亲签完字带着二郎中回到了家。翻开发黄的笔记本找到一个草头方,用芦荟汁敷脸。
  
  老父亲的笔记本是本传家宝,文革的时候乱,爷爷不知从哪里得来这本在家乡最富盛名的草头医秘本,后来传给了爷爷。
  
   爷爷对父亲说:
  
   “这本东西不能随便给人看。”父亲也对二郎中说:
  
   “这本书不能随便给人看。”
  
   说实在话,二郎中没有车祸之前,对这本发黄了不能随便给人看的草头医秘本也没多少兴趣,谁还会用这样老土的东西。最难的是,从书里找出来的草药现在要找的话也不知从哪里找。都城市化了,草药也不知躲到哪里去了。那棵芦荟还是千里迢迢从别的地方找过来种在阳台的花盆上。
  
   奇怪的是,二个月后,我的脸好了,除了留了个疤,并没有医生说的张不开嘴来。


29

主题

531

帖子

5221

积分

天人合一

Rank: 8Rank: 8

积分
5221
 楼主| 发表于 2017-1-30 14:46:08 | 显示全部楼层
四、学医了
  
   二郎中受伤在床上躺着无所事事的时候,最想知道两件事,第一件事车祸是不是命中注定,第二件事有没有比西医更好的方法治病。如果有的话,二郎中想去看个究竟。
   最直接的方法去跟老父亲学草头医。老父亲一直都是居高临下教导下辈们说,什么病用什么药,他应该比谁都了解中医。
   把学医的想法告诉老父亲,除了迎来一顿教训外,还接过了老父亲老得发黄的笔记本。
   翻开发黄的笔记,密密麻麻的文字全是手抄,一个病名一个草药,或者一个病名几个草药。老父亲说:
   “只要记熟这些草药就行了。”
   努力去翻翻,二郎中发觉记住这些草药不是问题,问题是不认识这些草药。请教老父亲,他说:
   “到山上找找认认就可以了。”
   二郎中很为难,离开故地十多年,这里根本没有长这些草药的土地和气候,更不要说去找这些草药。老父亲建议说:
   “买本草药大典之类认认吧。”
   买了本草药大典,看图识药认了很久。终于有一天,二郎中觉得纳闷,为什么这些草药治这些病。想来想去想不通,跑去问老父亲,老父亲皱皱眉头说:
   “你管他这么多,能治病就行了。”
   “这……”
   “你该知足了,村里有人得了几个方就吃一辈子,祖传儿,儿传孙,孙又传子,子又传孙。”
   “但……”还没说我,老父亲瞪着眼睛说:
   “都是民间的验方,哪有这么多道理?”
   带着伤口满怀兴趣学医了,却郁闷了,脸就这样被说不出子丑寅卯的草头医给医好了。第一次发现,原以为距离中医很近,其实很遥远,很遥远,二郎中觉得中医不只是一个病一个草药,一个病几个草药,还是说不出所以然的草药。

29

主题

531

帖子

5221

积分

天人合一

Rank: 8Rank: 8

积分
5221
 楼主| 发表于 2017-1-31 12:21:51 | 显示全部楼层
五、草头医2
  
   说不出子丑寅卯的草头医压在二郎中的心头很久,说是压,是因为草头医用最廉价的方式治好了二郎中的伤但二郎中尝试靠近他时,他却蒙上了神秘的面纱。
   这层面纱蒙了很长很长时间,二郎中始终没有勇气揭开这层面纱,毕竟他是二郎中最初的启蒙老师,也是感受中医走入中医的第一步。
   二郎中之后又碰到一位草头医,二郎中叫他老伯。那是二郎中走出观众席的时候,介绍的人说:
   “在他的村子里,他是举足轻重的人,村里人有什么病都找他抓药,很多时候,他都能把疾病治。最传奇的是,他治好了西医难以治好的病。”
   可他看不好自己的病,从年轻的时候起喉咙疼三十多年了。现在一吃煮过的饭菜都喉咙疼,要把饭菜煮好后凉了才敢吃。
   二郎中见到老伯时,他没有叫二郎中看病,而是拿出一大叠纸。二郎中接过一看,里面写的都是五言或七言古诗,抒发自己念妻的牵挂,丧子的悲痛,育孙的深情。
   老伯的一生很坎坷,早年丧父,一个人早早担起整个家庭的重担;中年丧妻,与结发妻子生活了十多年,结发妻子撒手西去,晚年丧子,大儿子非常优秀,事业正日上中天的时候,留下了老父妻儿而去。
   老伯提起的时候语气很淡,满脸沧桑的脸只是对二郎中说:
   “我很喜欢传统文化,那是中国精神的脊梁。”
   二郎中笑笑,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喜欢读古书,喜欢传统文化,老父亲也一样,嘴里满口“增广贤文”。老白继续缓缓说:
   “青年的时候也想去学医,但是没办法学,只好有空搜集当地的药方看。”
   这个话题还没结束,他高兴地跟二郎中说:
   “你是读书人,给我看看,我的诗怎样?”
   二郎中细细地看了,中规中矩的古诗,可要评价真有点为难,叙述很白,议论直接,少了书卷的雅气,多了江湖的杂气。二郎中满脸微笑说:
   “我很喜欢老伯的诗,现在这样的人很少了。”
   老伯高兴得像个孩子,自豪地说:
   “我的孙子,三四岁,我就教他《三字经》、《百家姓》和《千字文》。现在五岁了,能背了。”
   老伯说的孙子是大儿子的独子,大儿子去世后,他抚养看护着孙子。老伯还说:
   “大儿子小的时候,我也教他这些,我希望他们比我有文化。”
   说起大儿子时,老伯眼睛有点湿润。他很忙,六十多岁的人还要到处奔波,打点大儿子留下的事。
   对于老伯,二郎中充满敬佩,这是有故事的人,他的人生经历就是一本教科书,有历经春夏秋冬的平和。跟着是诊病,把完脉,开放的时候,老伯递过一张药方说:
   “我一直用这个方调理身体。”
   二郎中仔细看了看,没有草药,真是药方,依二郎中看来,这是大而化之没有大错的方,唯一的缺点只是一个没有变化的方,好像一潭不会流动的死水,没有延着大地的曲线流淌,无论什么人无论什么地方得了喉咙疼这个都是这个方,充其量加减几味,却缺少中医充满个性的辩证。类似的方,二郎中在老父亲的笔记本也找到几个,如果对了病机,一药气死老中医。
   “这张方稍微腻了一点,暂时能清掉喉咙的虚火,却倍增脾胃湿气……”
   二郎中分析病情,说说方意,老伯点点头,说:
   “那服什么方好呢?”
   “在原来的基础上加减一下就可以了,老伯指教。”
   老伯说:“你开,我听你的。”
   问起老伯得病的经过,早年吃狗肉上火,用草药凉茶降了下来,再起虚火再降,降了再起,如此反反复复三十多年。二郎中一点也不稀奇,在周围,有很多上火了喝凉茶,喝凉茶更上火的人。老伯只是其中的一个。
   一个月后,老伯转告二郎中:
   “现在能吃不用凉过的家常饭了。”
   二郎中笑了笑,心情却平静不起来,如果二郎中生活在老父亲老伯的年代,没有碰到中医启蒙老大,二郎中肯定也是个草头医,一位喜欢传统文化坚持中医的草头医。在骨子里,二郎中愿意做一个中医的听众,充其量是个草头医,行医在医院门外的江湖,说郎中只是往自己头上戴了一顶高帽。

29

主题

531

帖子

5221

积分

天人合一

Rank: 8Rank: 8

积分
5221
 楼主| 发表于 2017-2-2 18:52:19 | 显示全部楼层
六、中医老大
  
   二郎中没有中医师父,也没有中医老师,只有一个中医老大。
   “你很幸运,一学医就遇到老大。”
   师兄总对二郎中说这句话,他说他摸索了十几年才找到学医的路径。二郎中也觉得幸运,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幸运的时候,总想着六师伯的那句话:
   “你跟中医的缘分从发生车祸开始。”
   六师伯是师门业医的长辈,二郎中开始中医之旅不是从师门长辈那里开始,而是我们叫“老大”的人开始。
   老大说,不要叫我师父。大概我们没有资格做他的徒弟,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师父这个名词不是随便说的,做他的徒弟要入门,要有天赋,也要有缘分。老大说,也不要叫他老师,大概我们连做学生的资格都没有,学生学习认认真真,起码学到老师的技术,二郎中没有学到多少。
   老大说,叫老大吧。二郎中开始非常不习惯,有点黑社会的味道,曾经非常疑惑地问了一次。老大没有怎么解释,说以后你会明白。
   老大是个趣人,聊起天来,海阔天空,几乎无所不知无所不晓。一对比才知道自己肚里一滴水,老大肚里藏着大海水。奇怪的是,懂中医却经常嚷着不从医,更加不行医,安心做一个农民,还说做了农民之后千万不要跟他谈医。
   对于中医,老大说:
   “凡是老大说的都是对的,凡是老大做的都是对的。”
   听起来很黑很自负,久了知道老大说的是事实,他说:
   “要是我死了,中医就带进棺材里去了。”
   老大说的中医跟人们眼里的中医很不同,通过道门传承一脉一脉传下去,他是老师父的关门弟子。从他只言片语知道,老师父大概把中医传下去的任务交给他了。
   从老大的口里,知道了什么叫经方,什么叫做经典,《神农本草经》、《黄帝内经》、《伤寒论》、《金匮要略》,薄薄的几本书够你吃一辈子,老大说:
   “读好这些书,一本小心你就成了名医。”
   但这些书都不好读,如天书一般,老大说:
   “因为你们缺少常识。”
   老大口里的常识是指这些书写作的时候很多众所周知的东西现在没人懂,后世读不明白这些书,就怪到药物身上,于是药物越来越多,医理越来越混,最后只剩下那味药治那种病。
   老大说的医理是有内观基础的,是根据人的生化观察出来的,辩证用药都是按着这种内观而来。如果说解剖学是西医的基础,那么内观的生化是中医的起点,失去了内观,也就失去了中医辩证的精髓。
   二郎中时常记起这些话,记得老大说,看一本医书,瞧一下有无内观就知道书值不值得看的教导,还记得老大的感叹:
   “中医之难,难于上青天。”
   跟老父亲的话一样,这句话对于刚开始学医的二郎中没有什么概念,慢慢地有了切身的体会。

29

主题

531

帖子

5221

积分

天人合一

Rank: 8Rank: 8

积分
5221
 楼主| 发表于 2017-2-3 19:54:28 | 显示全部楼层
七、阑尾炎
  
   一大早迷迷糊糊,还没有睡醒,电话声吵醒了。二郎中睁开惺忪的双眼,听到一串声音:
   “老婆阑尾炎复发,非常痛,现在正去医院拍片。”
   “啊?去医院拍片?”二郎中迟疑了片刻,接着说:
   “去吧。”
   迷迷糊糊继续睡,电话铃又想起了:
   “不去医院,你会针灸,帮忙针一下,好吗?”
   “好,马上到。”
   急急忙忙,早餐没有入肚,到了病人家门口。病人还在车上,坐在座位后面,看她脸上苍白,疼得浑身无力。二郎中说:
   “没事的,回家去。”
   一进门口,听到病人母亲第一句话:
   “还不去医院,回来干什么?”
   “医院人多要排队,先针灸一下吧。”
   “针灸?”病人母亲满脸不高兴。
   二郎中没有说话,关上门赶紧针灸。针灸的同时吩咐去捡药。
   过了半小时,病人呕吐了,想大便了,知道针灸已经奏效。但依然痛,痛得浑身无力。病人母亲跟她去了厕所,用了开露塞,没有下来。
   二郎中有点不高兴,怎么没问就用开露塞呢,二郎中依然没有说话。
   药到了,帮忙煲药去。
   药入口,病人好了些许,仍然痛。二郎中问:
   “什么地方痛?”
   “不知什么地方痛,胃很不舒服。”
   二郎中清楚,这是阑尾炎引起的脾胃不舒服。
   病人睡下了,痛楚有些减轻,口里说:
   “去把阑尾割了!”
   二郎中笑笑出了房门,来到大厅,无意听到了病人母亲跟病人老公的争吵:
   “还不去医院?”
   “去医院有什么用?没有事不要去!”语气有点愤怒。
   “我没有说一定去医院,你自己想清楚。”
   病人老公更加愤怒,脸上一片想发火之色。
   拉过他,二郎中轻轻说:
   “去医院吧,检查检查一两个小时,药已经进去了,到那时候也就没事了。再问你老婆割不割。”
   二郎中继续说:
   “你老婆痛得不清醒,等她好了再问问还割不割?”
   他还想坚持在家里看病,二郎中赶快说:
   “人难做,跟岳母没必要反脸。”
   收拾好东西,匆匆忙忙往医院赶。是急诊,挂号,量血压,检查,开方,忙忙碌碌一个小时。
   在这一个小时,二郎中陪着病人,跟她聊天。没多久,她好多了。
   等忙完了要去拍片,病人已经站了起来跟她老公说:
   “现在我从地狱回来了天堂,刚才痛得我死去活来。”
   “现在没事了?”
   “没事了。”
   转过脸问二郎中:“我明天可以上班吗?”
   “可以啊!药继续吃。”然后笑笑问她:“还割吗?”
   她不好意思说:
   “我怕破裂引起腹膜炎。还有,这是家族病,家里几个人都因为肠道问题离开人世。”
   “腹膜炎更好啊,很快治好的。”二郎中哈哈大笑说了起来,转过脸又叹了一口气。
   一样的病,中医下针下药的两小时,西医排队挂号检查还没有开始治疗的两小时,对西医,病人可以忍受,对中医,病人不能忍受。在心里体会了什么叫中医难,难于上青天。
   一个信中医的老公,一个半信半疑的老婆,一个完全不信的母亲,中医面对的不仅仅是一个病而已,面对的是整个社会的审视,一个家庭的不信任,而病人对西医宽容多了,对中医则不止苛刻而已。
   什么叫快?什么叫慢?西医挂号检查拍片越来越痛的两个小时叫快,中医下针下药越来越不痛的两个小时叫慢;花钱割身体住医院叫做治疗,花几十块钱捡药煲药叫做麻烦。
   这就是中医。
   出医院去,转头笑笑跟病人说:
   “现在知道,还割吗?还打点滴吗?”
   二郎中继续笑笑说:
   “在妈妈面前,不要忘了给你老公说好话。”
其实,二郎中笑得很勉强。

29

主题

531

帖子

5221

积分

天人合一

Rank: 8Rank: 8

积分
5221
 楼主| 发表于 2017-2-4 19:17:17 | 显示全部楼层
八、湿疹
  
   事后,那位母亲说二郎中是神医。
   二郎中觉得是误解,中医治好了病,是偶然,是神迹。但如果病情严重了呢?中医把病治坏了呢?也不问病情有多重,发展到此也是无能无力的事,治死了,也跟着受难吧,也不问到了中医手里的病都是疑难杂症。
   如果进了医院,什么都理所当然,病得更严重,也是严重得很“科学”,就算是不幸离开了人事,也是离开得很“科学”,科学都救不了你,你安心地去吧。
   不止一次,二郎中体会到什么叫“寒心”两个字,常在好友面前叹道:
   “我把命交给你了。”
   以后,碰到号称“神医”的六师伯,用他话来说:
   “我们是玩命的!”
   入岐黄后,二郎中觉得治病不是病人把命交给郎中,是郎中把命交给了病人,终于体会到什么叫“玩命”,什么叫“学中医等于判刑”,什么叫做“中医等于跳楼上吊”。更可悲的是,我们还要受到亲人“不科学”的攻击。
   阑尾炎的病人已经不算什么“攻击”,二郎中最惨痛的经历是女儿湿疹了,在医院门外自己医治,结果与岳父母彻底翻了脸。
   女儿湿疹了,满脸都是,肿得睁不开眼睛,眼睛透过一条缝往外看,岳父母说:
   “抱去医院吧。”
   二郎中知道抱去医院做什么,打点滴消炎,除了这个办法,它也没用什么更好的办法,没良心的还会给你用激素,好了,但以后怎样呢?西医是科学的,西医会用另外一种病名把前一个病掩盖住,美名其曰“病变”。
   这个世界什么少了?什么多了?
   疮少了,癌肿肿瘤多了。古时候的疮发到哪里去?发到身体里面去了,用中医的角度思考,把湿疹和疮压到身体里面去为什么叫治愈,而把湿疹和疮治到身体外面去叫“不科学”,不明白。
   二郎中狠狠地跟家人说:
   “如果去医院,以后再不理女儿!如果不去,负责到底!”
   “但——毁容了怎么办?”
   “不可能的事!”
   “万一呢?”
   “没有万一!”
   “如果真的发生什么事?怎么办?”
   二郎中烦了,一字一句说那句话:
   “如果去医院,以后再不理女儿!如果不去,负责到底!”
   第一个星期,继续问:
   “毁容了怎么办?
   二郎中硬邦邦地还是扔过那句话:
   “如果去医院,以后再不理女儿!如果不去,负责到底!”
   第二个星期,睁开了双眼。
   第三个星期,疤痕慢慢脱落。
   第四个星期,好了,皮肤比以前更嫩,毁容的担心消失了。这一个月,每天面对着疑惑的双眼,欲说又不能说的一张张口。
   二郎中总是跟家人说:
   “湿疹不是病,小孩子尽量不用内服药,用点外敷药,把湿毒发出来就好了。”
   这句话的次数频率一天一次,一小时一次,还是没人愿意相信。无奈之下,还是熬不过家人的轰击,用了内服药。
   二郎中知道,再不服内服药,不见一点效果的话,恐怕家人背着二郎中偷偷地去医院。还是让家人见点效果。



29

主题

531

帖子

5221

积分

天人合一

Rank: 8Rank: 8

积分
5221
 楼主| 发表于 2017-2-5 19:21:01 | 显示全部楼层
九、医药广告时代
  
   二郎中常想,也许这不是有一点闲情逸致的时代,没有一点故作夸张的神奇快速,很难让人相信。人们宁愿信广告,宁愿信偏方,而不信地地道道的医道医理。
   走在大街上,二郎中看到一片浮华的图象,听到一片喧嚣的声音,这是广告的时代,美名其曰营销,健康养生也进入营销时代。
   坐公交车的时候,外面有车体广告“××医院,设备一流,艺术精湛”,里面有公交电视,播着” ××女子医院,对患者从来不说再见”;走在路上,沿途全是广告牌,这里给你“××医院给你暖如春”,那里“离我近一点,健康更保险”。
   才低头看看周围,看到密密麻麻的“牛皮癣”,祖传秘方,包治性病,一针见效,包治包好,还有更绝的,灵丹妙药,包治百病。
   好不容易看电视,补钙补铁补锌,正想着什么补脑,真有××金,十五分钟剧后固定5分钟广告,还偷偷提醒你,广告时间还有多少秒。
   上到网站广告弹不完,且不说上QQ,弹出最艰难的决定,QQ与360水火不能相容;刚打开浏览器,360弹出最新的提示,360与QQ势不两立,还属于互联网娱乐八卦口舌类,看会视频吧,广告来了,“常来××网,永远保健康“,“吃五谷杂粮,不忘×××”,“治疗湿疣疱不复发”,“血糖高治疗重大突破”……
   郁闷的是,你必须先把广告看完。
   就是搜索一下,“××健康网,中国健康第一门户网站”,有时候真分不清怎么第一,“中国第一专业健康网”,“中国第一健康论坛”,“中国第一专业健康美容网站”……
   看一下网站,上一下论坛吧,跟帖一大堆小广告:治疗脚气包治、过敏性鼻窦炎30天断根、治近视取得重大突破、想怀孕找××、除前列腺炎做强健男人,包皮手术选纳米包,一次祛痘再不反弹,五天廋五斤减肥绝招大曝光,找××专科医院甲亢乙肝不用愁……
   当你以为没了,翻开报纸,一个版面全部科技大突破,患上什么什么病不用愁,更加有趣味的是有专家介绍,有患者现身说法;还有可能发现什么惊天大秘密,从此不怕这病不怕那病。
   晚上静悄悄的时候,收音机里传来一口很普通的普通话,说着肝炎福音,胃病大救星,性病救世主,从此让人不再受困扰。
   ……
   我们生活在这样的时代,怕不张开嘴,怕不爆眼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健身的真谛

GMT+8, 2020-2-24 00:28 , Processed in 0.070560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